安竹

给大家解释一下……图上那俩是我大号和我大号的子博客。
我这边老福特抽了,大号发不出去东西只能启用小号。

1

@Dreaming工作室 红色组五月份月稿「浸在阳光中的故事」

@Loki不会画画
@安竹

红色组招新啦招新啦招新啦!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Dreaming工作室欢迎您的加入

23

The story of two boys

安竹:

※这是一篇金钱!


※写金钱组上瘾系列


※写信!写信!就知道写信!不过写信真的很棒!


———————————————————————————————


        那是个安静的夜晚,安静得可以听见流星滑落的声音。


        我坐在床上,坐在台灯暖黄色的灯光下,不知道干什么好。...



20

雨天

大约是下午六点,坐在书桌旁写着老师布置的论文的亚瑟抬头看向外面,打算歇一歇过度劳累的眼睛。可是外面并不是阳光灿烂,而是阴沉沉一片。那些灰色的云从西边涌过来,亚瑟马上意识到快下大雨了,然而更让他着急的是同宿舍的阿尔去操场打球,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隔着窗玻璃亚瑟清楚地看见绿化带里被风吹得几乎贴着地面的草和枝叶都往一边倾斜的树木;爬山虎用它仅剩的一两根藤死死地抓住凹凸不平的墙面。周围危险的低气压和甩也甩不掉的闷热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亚瑟将要落雨,而亚瑟一直在想是不是应该出门找一找阿尔。

        

“那个混蛋可是什么险都敢冒……”最后亚瑟披上...

6

段子

(灵魂互换梗)
阿尔弗雷德突然打电话给我,要约我出去吃饭。真是稀奇,他怎么会去想约我吃饭呢?

他还给我发了饭店的地址。

居然不是西餐店!

“王耀,有件事想跟你说。”

我还没有坐定,阿尔弗雷德就说道。

“你说。”

“我是亚瑟。”

“你说什么?”我吃了一惊,不久就反应过来,“你逗我呢吧!”我看着他和平常无异的装束和头型。

“没逗你,王耀,我要是逗你的我怎么会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他说着指了指桌上的饭菜。

“如果你是亚瑟,那真正的阿尔弗雷德在哪!”我压低了声音。

“我不知道!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阿尔弗雷德显然不在我的身体里。”

“那你身体里的是谁?”

“我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

3

他来找我了。

“走吧,耀,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们走出了我的家。

他带我走进了田野,走上了山丘,我们站在山上,看脚下那一片闪着光的白桦。我抬头看向他,他红色的眸子闪着光,温和而平静地笑着。

“走吧,耀。”

我们走进了白桦林,他带我抚摸一棵又一棵树光滑的树皮,仰着头,看树叶在微风中摇曳。

他带我走出了这里,前面的路上有了点点金色。

一片向日葵。

那么多,那么繁茂。

“这是哪?”

“这是我们的梦。”他说,红色的眸子闪着光,用手指了指晚霞。

红色的晚霞。

“耀,这条路,好好走下去吧。”

我醒了,依然坐在床上,看着屋外空旷的田野,我哭了,眼泪滑下滴落在床上。

“我会的。放...

2

随手写的段子

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我最近遇到点麻烦。我的爱人王耀最近和亚瑟走的越来越近了。我刚解除了他和阿尔弗雷德那个蠢肥的危机,现在又要担心亚瑟,唉……

我叫王耀,我最近很高兴,因为伊万,我终于不再吃阿尔推荐的汉堡了。最近天天跟亚瑟一起在我家品茶,还是茶适合我啊!

我叫亚瑟·柯克兰,阿尔这个混蛋找不到王耀就天天下午往我家跑,幸好有王耀搭救。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本来想请王耀吃点好吃的好让他帮我追到亚蒂,都怪伊万那头蠢熊!

2

        外面又下雨了,我拿着书懒散地坐在沙发上,喝着微凉的红茶。

       对面的阿尔弗雷德不停地往窗外看,头上翘起的呆毛晃来晃去,很是滑稽。

        “亚蒂,这雨什么时候停啊?”

        “等着吧,可能一会儿就停了。”

        阿尔弗雷德郁闷了,到这儿的几天外面不停在下小雨,这让他的许多计划都泡了汤。

       ...

2 5

空宅

         我叫王耀,我正坐在火车上。旁边是我那疯狂的朋友,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俩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明明昨天我还坐在舒适的宿舍里跟室友们聊天……谁知道大半夜的伊万给我打电话叫我收拾行李,说想和我到一个什么房子里住一段时间。第二天早晨在我打着哈欠眯着眼,托着行李箱到楼下时,伊万已经站在底下了。

        幸好学校放假了,让我有时间陪伊万探险。

        “伊万。”我推...

16

随手一画

 
1 / 2

© 安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