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竹

空宅

         我叫王耀,我正坐在火车上。旁边是我那疯狂的朋友,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俩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明明昨天我还坐在舒适的宿舍里跟室友们聊天……谁知道大半夜的伊万给我打电话叫我收拾行李,说想和我到一个什么房子里住一段时间。第二天早晨在我打着哈欠眯着眼,托着行李箱到楼下时,伊万已经站在底下了。

        幸好学校放假了,让我有时间陪伊万探险。

        “伊万。”我推了推旁边终于开始打瞌睡的伊万,“咱们能在除夕之前回来吗?”

        “除夕?”伊万睁开了眼睛,惊奇地看着我,“啊,对了,你们有春节这个节日……当然可以了。”

        我扭过头,看向窗外,树木向我身后飞奔。

        “也不一定啊,耀。”伊万突然凑近,脸几乎贴着我的耳朵,把我吓得一哆嗦,伊万笑了一声,“说不定活不到除夕呢……”

        “哈?”我猛一扭头,伊万重新坐好,靠着靠背闭上眼睛。

        “等等,伊万,什么意思?”

        “耀,那座房子,也许没你想的那样安全。”伊万说,睁开眼笑了起来。

        “……”我也靠在靠背上。

        伊万一直看着窗外。

        “那座房子怎么了?”

        “等到那你就知道了,耀。”伊万看了我一眼,再次闭上了眼睛。

        ……

        伊万和我把行李从出租车的后备箱搬出来,我看着面前荒凉的院子和与之形成巨大差异的精致的别墅,叹了口气:“咱们真的要住进去?”

        “当然,都到这了。”伊万拉起他的行李往别墅走去,我赶紧跟上他。

        房子里有现成的家具。我和伊万上了二楼,顺便挑了卧室。我的卧室的天花板刷成黑蓝色,还用黄色的漆画了星星,伊万卧室的墙刷成淡蓝色,其中一面画了些向日葵。伊万都没看看其他房间,直接拉着行李进去了。一楼有客厅、厨房和饭厅,二楼主要是卧室,三楼很空旷,什么都没有,地板也没有铺,甚至连通往三楼的楼梯都是水泥的。

        伊万和我放下行李,下了楼。厨房里设备齐全,就是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伊万,这房子……”我又想起之前伊万在火车上说的话,问道。

        “是我临时租下的,之前也有几个租客,但是他们没在这住几天就匆匆搬走了”伊万说。

        “他们走了挺长时间了吧?”我问。

        “看样子是,房东是这么跟我说的,而且这地方的尘土厚得都能把我埋起来了。”伊万摸了一下桌子,手立刻就粘了一层灰。

        “就因为几个租客匆匆搬走了?”我感到可笑,伊万的想法总是稀奇古怪。

       “……”伊万背对着我,摇了摇头,“耀,这房子有古怪。”

        “你看见了什么?”我走过去。

        可是他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没什么。”

        我们整理好行李,我出去叫了辆出租车。我们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些吃的,又逛了一会儿买了些日用品。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伊万把东西重重放在饭厅的桌子上,灰尘翻了起来,呛得我直想咳嗽。

        “伊万,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打扫。”

        “嗯。”

        我翻了翻放在桌上的兜子,找到了被压在最底下的抹布,去厨房拧水龙头,没想到这水管子还能用。

        “你从哪弄来的水?”伊万的语气听起来很惊讶。

        我指了指水龙头。

        “王耀……”伊万看了一眼还在滴水的水龙头,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停住了。

        我迅速擦好了桌子和椅子,我俩面对面坐着啃面包。

        伊万一直没说话。

        吃了饭我和伊万各自回了卧室。

        我坐在床上打开笔记本电脑看提前下载好的电影,不一会儿伊万进了屋。

        “……”我让出一块位置给伊万。

        “王耀,看——”伊万把手机举到我面前。

        “你连上网了!”我叫起来,“快告诉我密码!不过你怎么知道密码的?”

        “密码写在墙上了啊。”伊万指指天花板,我刚开始以为密码写天花板上了,还在想谁这么闲干这么无聊的事,后来才知道伊万说的是三楼。

        我也连上了这里的wifi,伊万坐在我旁边低头看着手机,不停打字,我则忙着找新电影。

        “你在写什么?”趁着电脑下载,我看向伊万的手机。

        “没什么,就是写写日记。”伊万说。

        “哦。”

        “耀,接下来我得跟你说一些事情。你先答应我,别激动。”伊万抬头看向我。

        “什么事?”在看到他认真的样子时我意识到这事很重要,于是我也认真起来。

        “关于这房子。你注意到了吗,这里的一切都披着厚厚的一层灰,只有二楼的房间这么干净。还有,租客们已经走了,我们也没有人去开水,为什么水龙头依然能流出水来?而且还有wifi。”伊万说,“我刚才要你看的,不只是我连上了wifi,还有底下这则新闻。有人失踪了,曾在这里出现过。”

        “可能是房东做的吧。”我说,“水龙头啊,网络啊,都可能是房东做的,失踪了也不一定和这房子有关。”

        “但是灰尘呢?房东有时间保持这儿的水电供应,有时间保持二楼干净整洁,为什么没有时间打扫其他的地方,比如说厨房和饭厅?”

        我一时答不上来,心里还感叹伊万怎么观察的那么仔细。

        “耀,小心点。我回屋了。”伊万拍拍我的肩膀,转身走了。

        我思考着伊万刚才那些话。手机响了,是弟弟打来的电话。

        “喂,嘉龙。”

        “喂,哥。什么时候回家?”

        “我不知道,除夕之前一定回去。我现在在一座别墅里,这座别墅空着的时间足以让物品上积一层灰,但是卧室里干净整洁,而且水电的供应都正常。你对这座房子有什么看法?”我最后没忍住还是向嘉龙询问看法。

        “哥,我觉得你最好赶紧离开。”嘉龙沉默了一阵子,答道。

        “……哦。”

        我挂了电话。

        窝在床上看了两部电影之后,再一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听见隔壁卧室的伊万打开了房门,拖沓着拖鞋走了出去,不久就有水声传了过来。我也把洗漱用品拿了出来,打开房门,伊万的房间和卫生间里的灯开着。

        我也走了过去,伊万正好出来,我俩对望了一眼,之后,我进去,他出来。

        半夜,我突然被一阵噪声惊醒。我坐起来,用手把额前垂下的碎头发拨到两边。

       之后便是如周围黑暗一样令人恐惧的寂静。

        我等了半晌,再没有除自己呼吸声外的任何声音,我重新躺好。迷迷糊糊的我听到卫生间传来水声,还有通往三楼的楼梯上传来“蹬蹬”的上楼声。

        两个地方?

        我再次坐了起来,我的卧室离通向三楼的楼梯很近,离卫生间远些,听到的声音自然有差别。我看向我房间的门,手抓住枕头,心想谁要是开这门就等着挨砸吧。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突然一下子全消失了。我拎着枕头跳下床,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确认安全后我快速跑到伊万的门口,打开门冲了进去。

        躲在门旁的伊万被我的突然闯入吓得差点挥拳头打我。

        “你也听见了,是吧?”伊万问我。

        “对。”

        伊万在床上坐下,我坐在他的旁边。

        “我能和你一起睡吗?”我问。

        伊万点了点头,示意我躺到里面去。我躺下才想到我没有拿被子,正要起身去拿,伊万就把他的被子盖在我身上,自己也挤了进来。

       “太危险了,耀。合盖一个吧。”

        我只好顺着他的意思,然后我感到他的手搂住了我的腰,我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

        “怎么了?”

        “没什么!睡觉吧!”我把头埋在被里,脸变得烫了起来。

        这算不算吃我豆腐?唉,想这么多干什么呢,也许人家是无意的呢……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穿过,在地板上画出一道金色的加粗的线。我拉开窗帘,阳光一下子扑到我怀里。伊万把被子叠好,这会儿又到我的房间去了。

        厨房里厚厚的灰实在让我倒胃口,而且我们也没有菜可以烹饪,我决定今早还吃面包。

        伊万也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看见我趴在桌子上啃面包,就回去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罐果酱。

        “今天打扫房子吧,就算只把厨房清理了也好。”我说,“下午还得出去买菜。”

        伊万正费力地用小金属勺去拯救一团就快掉到桌子上的果酱:“嗯。”

        “伊万,你为什么有那么厉害的观察能力?”

        “其实……我并没有,耀。我只是在不停的给自己所怀疑的事情找借口,仅此而已。”伊万把那团果酱抹到了面包上。

          “哦。但是伊万,这里怎么可能……”

         “耀,我是不是又说错了?”

        我听出伊万的语气不太对。

        “没关系,耀。”伊万又恢复了笑脸,“反正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我做的说的就没对的。”

        “伊万……我是说,这里真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赶紧说,“只是失踪这件事不太可能跟这儿有关系。”

        “……”伊万不说话。

        “伊万?”

        “抱歉,刚刚冲动了。”

        “没关系,”我说,“伊万,如果……你是对的,而别人是错的呢?”

        “嗯?”伊万抬起头来看着我,“没想过,但是有时候他们坚持他们的做法,之后惹了祸。”

        “对啊,你看,你是对的嘛。”

        “谢谢,耀。”伊万低下头,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别哭了。”我趁机摸了摸伊万的头,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抓抓他的头发了。

        我们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对一楼进行大扫除,没想到厨房里的灰尘下还埋着一层脏油!恶心!

        中午空闲下来,我从包里拿出计划本,在上面一道一道的列起食材,伊万好奇我在写什么,过来看了一会儿就躺床上写日记去了。

        伊万每天都要写日记,这是他的习惯,我就没这习惯。

        下午我拉着伊万去买菜,可把他累坏了。

        然而令人揪心的黑夜还是来了。回卧室之前,我又看了一眼卫生间,黑着灯,跟平常无异。但是谁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和伊万一起睡。

        到了半夜,奇怪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伊万和我几乎同时坐起来看向房门。

        “楼上。”伊万小声说,“楼上有问题。”

        “明天去看看吧。”我说。

        “嗯。”

        第二天早晨,我和伊万上了楼,楼上很空旷,但是结构和底下一层差不多,水泥墙上贴着一张泛黄的纸,就是伊万说的wifi密码,我们没管它,走向其他房间,水泥墙好像随时在透着冷气,即使我们穿的非常厚,还是感觉到一股冷风。

        “会有什么东西呢?”我听到旁边的伊万小声说。

        可是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

        “也许我们该晚上来。”伊万说。

        “不要!”我几乎是喊了出来。

        “不要怕,耀。”伊万低头笑着看着我,“有我呢。”

        然后伊万和我赶在半夜上了楼,一路上我紧紧拽着伊万。细微的声音突然出现,但在我们耳中如炸雷一般响亮。

        “啊!”我叫起来,伊万把我搂住,捂住了我的嘴。

        我挣扎起来,可是伊万抱的太紧了,我挣不开,伊万的胳膊正巧在我肚子往下一点的地方,动一下就会摩擦到……呃……于是我又抖了一下。伊万却一点都不紧张,还嘿嘿地笑了两声。

        那天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后来,我们搬走了,赶在除夕之前我回了家。伊万在除夕夜给我发了祝福短信和一张他和他家人的照片。

        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找到这座房子的秘密。

        这是座空宅,之前是,之后也将是。

        ……

        “嗨,伊万。”我拿起电话。

        “耀,还记得当时那房子吗?”

        “当然记得,怎么?你找到秘密了?”

        “倒是没找到,不过我早发现房东的儿子是个淘气包啊!”

     ————————————END————————————

        我笑起来:“那咱们岂不是被他耍了?”

        伊万也笑起来:“看起来是的,诶,还有一件事我没跟你说。”

        “快说,我该去上课了。”

        “我喜欢你,耀。”

评论
热度(16)

© 安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