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竹

        外面又下雨了,我拿着书懒散地坐在沙发上,喝着微凉的红茶。

       对面的阿尔弗雷德不停地往窗外看,头上翘起的呆毛晃来晃去,很是滑稽。

        “亚蒂,这雨什么时候停啊?”

        “等着吧,可能一会儿就停了。”

        阿尔弗雷德郁闷了,到这儿的几天外面不停在下小雨,这让他的许多计划都泡了汤。

        阿尔弗雷德走过来,像一个放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了我旁边,看着我说道:“我已经两三天没出家门了。”

        我决定带着阿尔弗雷德出去转一转。我拿起放在门口的伞,披上外套,跟在后面的阿尔弗雷德兴奋得像个孩子,平光镜后的眼睛亮晶晶的。

        雨终于小了些,但是天空还是阴沉沉的。

        我带着阿尔弗雷德坐上公交车。当我们走进了一片树林时,雨完全停了,天上的云块也开始消散,但是我们还是打着伞,随时有水滴从头顶的树叶上落下。阿尔弗雷德突然跑开,从地上摘下一朵蓝色的不知名的小花,花瓣上还挂着一滴雨珠。

        “真好看。”我说。

        “亚蒂,你喜欢这个?”阿尔弗雷德举着花看了看我,又从身旁的灌木丛中找到了一些好看的叶子。之后拿着它们向我走过来。

         “你……你干什么?”我连连后退。

        阿尔弗雷德把花插到我头发里,又认真地调整了一下角度。

        “真好看,亚蒂。”

评论(2)
热度(5)

© 安竹 | Powered by LOFTER